,欢迎光临!
文明论坛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舒城好人馆 >> 六安好人 >> 杨训普:老吾老以及人之老

杨训普:老吾老以及人之老

2018-10-29 16:03:38 来源:舒城文明网 浏览:11502

老吾老以及人之老

——记舒城博爱老年公寓法人、县十届政协委员

县第十一届工商联执委杨训普

 

杨训普,35岁,舒城县博爱老年公寓法人。他说,他有三百个“爸爸、妈妈”,每一个”爸爸、妈妈”都相当于他的亲生父母,对他们都一样关心,一天24小时随时听候“爸妈们”的召唤;老人们也把他当“好儿子”,有什么话都愿意和“儿子”唠叨,有什么事都要找“儿子”解决。老人们说,杨训普不是亲儿胜亲儿。

一线护理无怨无悔

在博爱老年公寓,每位老人都可以享受到舒适、贴心的服务。杨训普说,老人来了,就是来到了家,甚至要比在家享受更多、更好的关爱。

每天清晨五点之前,杨训普就起床检查每一个床位,看看老人的身体状况,在此期间,为需要特级护理的5位老人更换尿布、翻身清洗。

“养老院80%以上的都是年过65以上的老人,80岁以上的就有80多名,90岁以上的有10多名,而且还有残疾老人,生活上不能自理,起居、饮食都需要有人照顾,但他们的孩子基本都在外地,还有许多孤寡老人,如果真的撒手不管,眼下这些老人们的生活该怎么办?又有谁来照顾他们呢?”杨训普告诉笔者。

有个老人叫汪某某,老年痴呆,身上有异味,2012年元月入院后连护工都不愿护理,但杨训普坚持收下来,自己参与护理,每天晚上为他洗澡,陪他入睡,但有时睡到半夜,老人却坐起来到处乱跑,有时还拿起拐杖打杨训普。为此,杨训普请来了医生为他治疗,三月后,老年的意识终于有所清醒,基本适应了公寓的生活。

还有个老人惠某某,患有小脑萎缩,其他老年公寓都不愿收留,因为天天夜里起来用拐杖敲打其他老人房间的门。杨训普说,我要不收留,这个老人只有在外流浪或在家等死了。为此,他顶住其他老人的反对,坚持收留了他。杨训普每天喂他吃饭,给他洗澡、剪指甲,接屎接尿。老人们说:“为了尽力给惠某某医治,为其治病就花了一万多元,真是难得啊!”现在,老人的生活基本正常了。

老人刘民华说:“我今年79岁了,腿有残疾,行走十分困难,杨训普经常背我上、下楼,还带我到外面理发,他就像亲生儿子一样地照顾我。”

采访中,老人张成兰告诉我们,2017年7月的一天夜里,她突发重病,危在旦夕。杨训普把她背下楼送到120车上,为她垫付全部医药费,跑上跑下拿药,直到第二天天明,我脱离生命危险他才离开。“要不是有杨训普的关心,我坟上的草都不知长多高了。”张成兰含着眼泪说。

细心服务温暖人心

博爱老年公寓配备有专门的厨师班子,为加强营养,调动起老人们的胃口,每周菜谱不一样,每天的菜都荤素搭配,夏天有汤,冬天有火锅。对一些患有高血压、糖尿病的老人,做到少吃多餐,如上午7时、10时、12时,下午4时、7时、10时、12时等不同的时间段,供应不同的饭菜。对高危病人,就用流食,把饭菜打碎,用吸管或勺子喂老人。

有个叫刘义和的老人,是个糖尿病患者,又患有老年痴呆症,刚来公寓的时候,大家不知道他的病情,吃饭由着他,没想到病情一下加重。后来,杨训普调整了他的饮食,每天安排六餐,每次都由杨训普用汤勺喂食,几个星期后,病情明显缓解。

为改善老人们的生活环境,在杨训普的争取和努力下,公寓配置了活动室、办公室、理疗室;添置了电冰箱、彩电、VCD、洗衣机、呼叫器等电器用品,每间卧室统一配置有太阳能热水器,全天24小时供应热水。为了让老人能及时看上病,杨训普专门设置了卫生室,定期安排医务人员给老人们进行体检,保证了每位院民身体健康。在老人有重大病情出现时,第一时间送到县医院。

博爱老年公寓同时还是一个文化的乐园。看吧,在每一间公寓里,老人们有的在下棋,有的在弹琴,还有的拉起了二胡。坐在假山上的老人,他们闭目养神,原来他们正在欣赏远处飘来的音乐声。杨训普说,老人们不仅要物质上得到保障,还要在精神上得到愉悦,这才是最好的孝敬。据了解,每年杨训普都组织身体较好的老人到外面踏青、旅游,远的到省城,近的到县内的万佛湖等。

杨训普还将每位老人生日记下来,每逢有老人过生日,就安排炊事员多炒几个菜,做碗长寿面,邀几个投缘的老人,坐在一起,喝杯酒、助助兴、扯扯过去的往事。每逢元旦、春节等节日,还邀请县民政局等相关领导同老人们一起过节,与大家同喜同乐,极大地丰富了老人们的精神生活。

披麻戴孝临终关怀

“训普儿啊,你待我们这么好,我真舍不得死啊。”回忆当时一个叫刘民生老人家临终前拉着他的手情景,杨训普至今还哽噎着。

杨训普说,住进公寓的老人们都风烛残年,说不准啥时就走了,生前我要尽力让他们过得好,死后也要让他们干净体面地走。如何让老人们走得“风光”?杨训普在老人去世前夕,都会买好寿衣等物品,并按照风俗,请来鼓乐队亲自操办老人的丧事,所有细节缺一不可。他说,目前已为25名老人披麻戴孝送终。

刚到公寓时,杨训普还不到30岁,当时遇到第一个在公寓死亡的老人,让他有点措手不及。他说,当时老人的孩子还在外地一下赶不回来,但凭直觉,一定要把老人的丧事办得风光。于是,他自己掏钱为老人购置新衣和棺材,安排老人下葬。事后,老人的子女赶回来,对杨训普特别感激。

老人过世,有人问杨训普怕不怕,他说“嘴上说不怕,心里还是害怕的”,不过和老人相处久了,有感情了,不仅不再害怕,反而更加难过,“每次看着老人走,心情就像失去家人。”

  现在每每遇到老人临走前,杨训普都会一刻不离地陪伴着,拉着老人的手说着话,直到最后一刻。老人走后,杨训普与其家属杨玲擦干眼泪帮老人擦洗全身,再换上新衣服,按照农村的风俗安葬。这些费用有的是老人生前留下的,有的则是他们自己掏的。

   刘真能老人无儿女,活着的时候常和杨训普说,担心自己死后连个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。“你放心,我就是你的亲儿子。”杨训普如此回答。后来老人走了,他果然为其披麻戴孝,一直送到墓地。

其他老人说,看到杨训普这样对待离去的老人,他们说很欣慰,因为这样知道自己走后,杨训普会给自己送行的。

说到工作中有没有委屈时,杨训普说肯定有,但为了老人,为了亲人,无怨无悔,一定长期坚持下去,不是为了多少钱,主要是给老人们一个温暖的家。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分类一 - 分类二 - 分类三